六矽,助力草根初创者。

六矽科技

示例图片三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他养了只“金母鸡”孵化了50颗“蛋”

2017-11-29 09:55:40 六矽科技 阅读

六矽科技

唐毅俊正在展示他们独立完成的作品。

六矽科技

6C团队的创始人之一梁广权正在工作室内制作作品。

青蓝街22号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创业楼大门右侧,有栋用集装箱看似“随意”搭在一起的房子格外抢眼,橙色的箱子上打着银白的“6 C”字样,相当有现代感。6月28日晚6点半,一场别出新意的启动秀就在这里拉开了序幕。

这里就是六矽科技(6 C IT )在创业楼打造的创客空间,这家专门面向年轻人提供早期创业孵化服务和创新空间的机构2013年才刚刚起步,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如今已孵化入驻项目50余个。其中,如云智家智能家居、佳学教育、种子习惯养成工具、今甲机器人、丁香医疗消毒追溯平台等10个团队获得投资,对接社会投资累计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

靠Q群招募首支创业团队

唐毅俊,六矽科技众创空间的首席运营官,2013年空间创建那年,他刚刚从广东药科大学毕业。所以,其实这间孵化空间的成长史就是他的创业史。

“我读的是计算机专业,自己其实是个‘ 程序猿’,大学期间经常参加各种创业大赛,大三就开始跟着老师做项目、带团队。”唐毅俊说,升大四的那段时间,自己机缘巧合认识了6C的创始人王召福博士。“当时他提出希望打造一个能够帮助有技术、有能力、想创业的年轻人圆梦的平台,探索出一种新型的孵化模式。我觉得这个想法非常好,彼此价值观非常吻合,就一起干了起来。”

2013年9月,他们在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研发园(东区)租了个500平方米的办公室,只是定下了6C理念和服务科技领域,连机构的中文名字都没有完全想好,就开张了,当时团队只有3个人。

有了办公地点做联合办公空间,那么,创业团队从哪里来?6C的第一支创业团队是通过Q Q群找到的。

“我们当时也有一些技术交流的群,我就试着在Q Q群上发布招募信息,一个中大的学生恰好看见,然后转给了他硅谷回来的同学。”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这支队伍2013年10月份进驻,成了他们第一支孵化的创业团队。

“这个可能也和当时的环境有关,创业并没有火起来,整个广州像我们这样的孵化空间也就三五家。”唐毅俊说,最初空间定下的孵化周期为3个月1批项目,每批9~12个团队,后来逐渐延长到6个月。“印象中空间就没怎么空过,一直都不断的有创业团队进来。”

第一场沙龙促成分区活动

创业团队的持续进入让6C开始考虑,如何为这些年轻创业者们提供更多层次的服务。2014年3月,6C的团队已发展到6个人,6个人分别负责空间的六个具体方面,每个人独当一面,工作配合分工逐渐规范。

这时,6C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业内的沙龙活动,吸引了60多人前来参加。“我们也没想到会来那么多人,活动很成功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空间里其他一些团队的正常工作。这个时候我们就开始考虑,是不是要把办公和做活动的地方分开。”

唐毅俊与创始人王召福协调想法之后,于2014年6月在青蓝街22号的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创业楼创建了6 C ITCafe创业交流空间。

“两个区的定位不一样,东区是做好创业孵化服务,青蓝街是要做出一个有特色、能激发年轻人才华的空间。”唐毅俊解释。在第二次的扩张中,国家数字基地给予了巨大的支持。“其实新楼这块的场地供给是非常紧张的,但我们提出了想法后,基地很快就给予了场地支持。而且,还协调我们与政府项目挂钩,让我们负责承担执行番禺区大学生创业公益扶持计划的相关工作,希望我们的孵化空间能够更好地辐射整个大学城。”

与孵化团队共同成长

从第一批到现在,6C已经孵化了50多个项目,其中有20%能拿到投资,这个成功率在同类的孵化空间中算是相当不错的。

不过,唐毅俊不喜欢把这个成功率挂在嘴边,他更多说的,是失败。

“我们发现即便是这20%已经成功融到天使轮的公司,一样有不少后来瓦解了,甚至瓦解得很快。”唐毅俊说,“因为最开始的日子很艰苦,大家都知道是初期,都拼着。拿到天使轮后,可能生活水平并没有能达到他们想象中的那么高,团队成员心理落差大,再加上身边父母、朋友的压力,其实更容易放弃。”

“当一个创业项目上了轨道后,考验的是团队领导人的企业观。很多大学生具有执行力,但却不知道如何做战略定位或者是团队构建。”唐毅俊说。

在孵化空间里看多了创业团队的生生死死,唐毅俊现在说起创业来,也有一套观点和原则了,不少团队都喜欢请他过去,给团队把把脉。“现在回想起进空间的第一批创业团队,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是给不了太多系统性的指导的,我们更多的是聊天,在聊的过程中发现问题,互相都得到了启发。”唐毅俊至今都很喜欢这种“聊”的状态,他现在依旧是跟不同的创业团队聊着,“当发现有些团队已经暴露的问题或者潜藏着可能影响团队发展的隐患时,自己就会跟团队的创始人去聊,希望能帮孵化团队提早解决问题,或者是避免发生问题。”

对话

我学会了给自己打鸡血

问:6C和一些商业类的孵化平台有什么区别?

唐:我们的大学生标签比较明显,而且偏向技术,追求的是技术模式创新,商业模式创新只是第二位。而且,我们很多项目都是非常早期还不成形的项目。商业化的孵化器可能还是需要创业团队具备比较成熟的架构。

问:半年就换一批项目,空间孵化了这么多项目,你会感到麻木吗?

唐:说实话,大学生创业领域的通病是项目同质化。早期我们每个团队都会一个个面谈,但后来数量多了,不可能一家家地谈。只能是把同类型项目的毛病告诉LE A D E R (领头人)。这样的话,每天在做着重复的事,工作热情或多或少也会下降。所以,我也学会了要给自己打鸡血。

问:怎么打?

唐:(笑)我就喜欢去看偏体育类的动漫,或是主动找别人聊天。通过聊天,我能产生灵感。鸡血都是自己打的。(笑)

问:以你现在的资历,你也可以去找一份工作,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创业呢?

唐:因为有感情,它相当于是你带出来的一个小孩,你看着它,还跟它一块成长。而且我看好这个孵化行业,它自身带有教育属性,这是个朝阳的行业,并且会慢慢地形成一个新型的链条。

问:那现在空间有赚钱吗?

唐:收支打平吧。太多媒体报道众创空间这个死那个死,觉得言过其实。希望6C创客集装箱能够给今年孵化行业焦点问题交一份答卷。

问:有人说,众创空间越来越多,创业者都不够分了,现在是众创空间的“寒冬”,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唐:我觉得,有些从事孵化工作的人之所以感到“寒冬”,是因为对于“孵化行业现存问题的破题方向在哪”尚未有答案。我没有觉得有所谓“寒冬”,或许是因为我心里有思路尝试破题。经营一个众创空间,跟创业是一样的,创业的最主要问题不是在于资金方面,而是在于发展方向。当在自己从事的领域迷茫时,有没有东西能够指引自己前进很重要。如果每个人都能找到下一个目标点,内在驱动力就会产生,热情就自然足够,也就不觉得“寒冷”了。

问:现在创业很热,投资者更理智和谨慎了,属于投资的“寒冬”期,很多创业者都觉得能够拿到投资的难度比之前要大了,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唐:实际上,我觉得今年是投资界重新升温的时期,投资界有人调侃说,假如今年不抓紧在一些投资趋势的风口处卡住做部署,到了2017年的话,好的投资项目可能就轮不到自己了。


标签:   唐毅俊 六矽科技 奥一网 孵化金蛋